首页 > 人力资源
韩国:“过度教育”致不充分就业现象凸显_招聘
2020-01-09 07:41:06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  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报告显示,去年1月份韩国失业人数为122.4万人,创下1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,就业市场遭遇了“寒冬”。与此同时,约三成韩国大学生出现“高学历低就业”,即每3名大学毕业生中,就有1人学历超过他们现任工作岗位需求。另外,韩国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,“不充分就业”现象从2000年开始引起关注,近年来越来越凸显。原因是韩国社会推崇“过度教育”,受此影响,高学历人才数量不断攀升,已经超过了对等学历需求的岗位数。

  就业形势日趋严峻

  据媒体报道,韩国的就业形势日趋严峻,不仅失业人数创下19年来的最高纪录,失业率也达到了4.5%,创下9年以来的同期最高值。此外,新增就业者人数同样是9年来的最低增幅。因此,韩国不少媒体用失业者“最多”、失业率“最高”、就业者增加“最少”,来描述韩国当前的就业市场。

  有分析者指出,出现这种情况,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。首先,一直扮演韩国就业市场“顶梁柱”角色的汽车、造船、海运等主力制造业的竞争力持续下降,各大企业纷纷进入结构调整,雇佣能力随之下降。就连半导体产业,由于国际价格下滑、需求减少等原因也停滞不前。其次,前年韩国将最低时薪上调了16.4%,涨幅创下了17年来的最高。2019年最低时薪又上调了10.9%,达到每小时8350韩元(约合人民币50元)。这导致吸收大量低收入劳动者和小时工的住宿、餐饮及批发零售行业的雇佣人数不断减少。

  另据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,韩国40多岁就业者雇佣率从2019年的79.8%下降到2019年的78.5%,下降了1.3个百分点,脱离劳动市场的40多岁“非经济活动人口”增加率2019年也达到3.6%,大大高于15岁以上全体“非经济活动人口”增加率。由于40多岁的人往往已经组成家庭,他们的就业状况恶化可能会影响到一个家庭的生计。统计厅分析表示,由于制造业不景气,造成了40多岁年龄层雇佣情况恶化。韩国政府目前的就业、人口政策只是解决即将退休的中老年失业者和老人贫困问题,很难找到针对30岁-40岁人群的对策。

  据了解,为改善就业状况,韩国将就业支援预算规模增加了近两成,用于增加公共部门就业岗位,以及支援中小企业改善就业环境等方面,韩国政府希望以此来稳定就业市场。不过,韩国部分经济界人士分析认为,此举无法根本解决韩国就业市场低迷的问题,政府应该考虑转变政策方向,扶持企业可持续发展,同时挖掘新能源汽车、生物医药等新产业,开拓新的就业渠道。

  大学毕业生数量过剩

  与此同时,“不充分就业”现象也愈加凸显。根据韩国央行近日发布的《不充分就业现况和特点》报告(以下称“报告”)显示,2000年,“不充分就业”人数占比为22%-23%,之后持续增长。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,“不充分就业”人数增幅越来越大,2019年9月份占比高达30.5%。“不充分就业”的增幅反映了劳动力市场供给不均衡,高学历岗位无法满足大学毕业生就业需求。报告显示,与大学生学历对等的岗位有管理者、专家以及白领职员,“不充分就业岗位”则包括服务、技能、农林渔等行业。

  报告还指出,学历与岗位匹配失衡的“罪魁祸首”是“过度教育”。韩国大学升学率为70%,在经合组织(OECD)成员国中排名首位。但问题是,高学历岗位数量有限,大学生只能降低要求就业,或者干脆放弃就业,高学历无业游民数量也在逐渐增加。

  依据经济循环理论分析,当失业率上升时,不充分就业率随之增加。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以及失业率上升的2019年和2019年,这三年的“不充分就业率”均大幅增加。韩国央行相关人士还称,“通常大家认为,理工系毕业生要比人文系更好就业,但是从目前数据来看,几乎没有差异”。此外,报告还显示,85.6%的不充分就业者在工作1年后,依旧无法找到更好的岗位。只有4.6%的人在工作1年后成功转换适当工作,工作2年及3年后的转换率为8.0%、11%。这意味着一旦降低要求就业,大多数人将无法找到更好的工作,会陷入胶着状态。也就是说,不充分就业岗位绝不是下一个好饭碗的跳板。

  报告分析,目前韩国劳动力市场面临着双重结构问题,“岗位晋升阶梯”无法正常运作,薪资待遇也在拉开距离,因此促使年轻人在进入劳动力市场时更加谨慎。韩国央行相关人士称,“大家普遍认为,第一次找工作时,一旦无法找到好工作,以后就更难找到。因此就先不工作,去提升自身履历,然而这就更加深了‘过度教育’,并形成恶性循环”。而不充分就业人数的增加会导致人力资源利用率低下和生产率下滑。韩国央行建议,应为求职者提供并加强职业培训,有必要的话政府应该制定措施改善“过度教育”问题。此外还需要改善劳动力市场制度,提高劳动力流动性。

  多国面临“过度教育”问题

  近年来,关于过度教育的讨论在世界范围内都层出不穷。2012年11月26日,韩国最大的英文综合性报纸《The Korea Herald》专门公开讨论韩国的过度教育问题。2019年11月11日,美国《University World News》发表文章直指,当代是“过度教育的一代”。2019年4月29日,英国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认为,在英国目前的工作岗位上,有三分之一的群体存在过度教育现象。

  过度教育最开始由美国学者提出,但是这个现象在全球普遍存在。欧美国家对过度教育进行了长期持续的研究。美国经济学家弗里曼是较早研究过度教育的学者,他认为过度教育是教育的供给超过了社会的需要,是劳动力市场与教育系统间的失衡。

  由于过度教育在很多国家的发生率较高,尤其在弱势群体中经常发生,而过度教育又会对个人、企业及国家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,因此很多国家对减少过度教育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案。美国曾强调在扩大教育规模的同时,要确保对于学生基础知识与技能的严格要求。而在这方面做的最全面的是德国。不少人是为了弥补自身工作经历较少的不足,才选择到本不需要自己学历的工作岗位工作的。因此,德国教育系统认为,需要从教育制度的层面主动进行改进,让学生在学校里就获得一定的工作经验,通过加强学生的实习和实践,来弥补工作经验上的不足。英国的教育系统也同样注重保障学生的实习。英国保障实习的措施称之为“三明治课程”,课程由两部分构成,一部分是学校学习时间,主要进行理论、基础知识的掌握,另外一部分由实习构成。学生可以通过在校学习和企业实习交互的方式积累工作经验,这有助于减少过度教育。(整理 郭翼飞 摄影 马永卿)

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 网站备案:苏ICP备12041210号-2
版权所有: 江苏百成大达物流有限公司   
热线电话:400-098-5656
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